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ac米兰vs国际米兰 > 女頻 > 言情 > 一紙成婚總裁爹地太難纏

ac米兰运动品牌怎么样:一紙成婚總裁爹地太難纏

千秋緒作者 著

ac米兰vs国际米兰 www.wuyyzc.com.cn 言情連載

《一紙成婚,總裁爹地太難纏》主角是寧夏傅司寒等,由網絡作家千秋緒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五年前,寧夏被人陷害,被心愛的傅司寒親手送進監獄,五年后,她刑滿出獄,本想逃離那個危險的男人,卻再次被他抓回身邊,本以為他會再次將她推向萬劫不復,結果小萌寶的到來,讓他們的關系出現了新的轉機...........

15.2萬字 更新:2019-10-09 16:56:04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一紙成婚,總裁爹地太難纏》主角是寧夏傅司寒等,由網絡作家千秋緒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五年前,寧夏被人陷害,被心愛的傅司寒親手送進監獄,五年后,她刑滿出獄,本想逃離那個危險的男人,卻再次被他抓回身邊,本以為他會再次將她推向萬劫不復,結果小萌寶的到來,讓他們的關系出現了新的轉機........

《一紙成婚,總裁爹地太難纏》節選在線試讀

她該怎么去跟月餅介紹自己?說她是他媽媽么?還是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的陌生阿姨?

這兩個,她都說不出口。

然而,剛剛抬起頭來的月餅此刻直接忽視了寧夏,繼續低著頭在畫板上寫寫畫畫,再不理會她了。

寧夏指尖微白,她沒想到,有朝一日和自己的孩子見面竟然會這么緊張。早知道,她就應該多讀一些關于兒童早教的書了,這樣也可以知道該怎么去和孩子交流。

“月餅,我可以過來嗎?”寧夏小心翼翼地問著。

話音剛落,月餅就冷冷地抬起頭來瞥了她一樣,一張冷酷的小臉上清清楚楚地寫著“生人勿近”的四個字。

寧夏微笑著,“好,我不過去。我就站在這里跟你說話。”

“月餅,媽……馬阿姨這里有一件好玩的事情,你想不想聽?”寧夏差點“口誤”,努力地保持著微笑,心里無比懊惱。

然而,月餅卻毫無反應。

寧夏臉色微變,嘗試性地再道:“這件事是關于你爸爸的。想聽嗎?”

在聽見這件事有關自己的爸爸時,月餅倏地抬起了頭。雖然小臉上依舊沉靜,但寧夏還是在他的一雙大眼里捕捉到了好奇。

寧夏心里贊松一口氣,繼續道:“有一次,你爸爸為了一個喜歡的女人和另一個喜歡你爸爸的女人在商場里差點打起來。你知道為什么嗎?”

寧夏看著月餅疑惑的眼神,瞬間來了氣力,充分發揮了以前能說會道的本事:“因為我在你爸爸的西裝里放了一只蛤蟆,我本來是想去捉弄你爸爸的,但是誰知道你爸爸卻把衣服給了那個女人穿。結果后來他們在逛商場的時候,那只蛤蟆突然跳了出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從衣服里跳到了你爸爸心愛的女人的脖子上,然后又跳在了她的頭頂上。哈哈哈……”

寧夏手舞足蹈,言簡意賅,一邊學著白菁菁的模樣,一邊又學著蛤蟆的模樣,很快就吸引了月餅。

月餅在畫板上寫著:然后呢?

寧夏別嘴,“然后你爸爸以及他的一干下屬站在那里沒轍。那只蛤蟆可機靈了,只有感受到有人來碰它,她就往衣服領子里面鉆,然后過一陣再跑出來,跳到那個女人的頭頂上放風。你爸爸當時臉都氣青了。大庭觀眾的,真丟人。最后還是我把那個女人帶去了廁所,從她的裙子里面拿出來的。哈哈哈……作為我好心幫忙的條件,你爸爸還給我包下了一個店里面的裙子。”

提起這件事,寧夏頓時感覺到后怕。當年到底是誰借給了她這么大的膽子,敢去捉弄傅司寒。不過,這大概是從認識傅司寒以來,她第一次讓傅司寒吃癟。想想那種感覺,還真是爽。不過現在,她已經沒有那個膽子了。

看著月餅期待的眼神,寧夏又給他講了她以堪稱“膽大妄為”的事情。

比如在他的錢包里換上她和傅司寒P的婚紗照,結果不小心被白菁菁看見了,哭暈了過去。比如偷偷地把他手機里面不是客戶的人備注通通換成傅夫人。再比如扮成小丑大搖大擺地去他辦公室搗亂……

寧夏雖然是笑著告訴月餅的,但是心卻在滴血。

原來,她以前為了接近傅司寒,做了那么多卑微的事情。如果不是愛到深處,又怎么會有無故扮丑去故意逗他的心?

后來,因為寧國安的計謀,一切都被毀了。一切都恢復到了原點。

寧夏在笑,月餅也偶爾勾唇笑了兩次。在不知不覺間,寧夏就已經坐到了離月餅最近的一張凳子上。

寧夏揚起脖子終于看清了月餅畫了一半放在一旁的畫板?;逕鮮且惶豕?。

寧夏仿佛找到了一個可以和月餅交流的共同話題。她指了指畫板上的小狗,笑嘻嘻地道:“月餅,你也喜歡狗狗嗎?”

月餅抬頭看著她,點點頭。

“那你想養狗狗嗎,讓狗狗陪你玩?”寧夏循序漸進。

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月餅喜歡狗,她可以從狗入手,說不定月餅的病自己就好了呢?

而且,她覺得月餅根本就沒有什么毛病,只是排斥和別人接觸罷了,是傅家的人嚴重化了。

果然,月餅點點頭,一雙大眼里帶著渴望地看著寧夏。

這下,換寧夏猶豫了,她不敢隨便承諾可以讓月餅養狗,萬一被傅司寒知道了,又要說她居心叵測了。

可是,比起傅司寒責怪,她更不忍心拒絕月餅。

寧夏低下頭,小聲地和月餅商量著,“月餅,爺爺奶奶這里肯定是不可以養狗的。但是你爸爸那里,阿姨可是嘗試著去說服他。要不……”

“去。去他那。”月餅在畫板上一筆一劃地寫著。

呼~

寧夏松了一口氣。

她有了一周見一次月餅的機會了,真好。

寧夏抬腳往外走,她要出去告訴傅司寒這個消息。

然而,她才剛起身,月餅就跟著她下床了。

“月餅,你怎么了?”

月餅擺擺頭,右手夾著畫板,指著房門。

寧夏接受到月餅傳達的訊息開始解讀,片刻后常識性地問道,“月餅是想讓阿姨帶你出去嗎?”

月餅點點頭。

猜對了!

“好,阿姨這就帶你出去。我們先去找爸爸好嗎?”

月餅再次點頭。

看著月餅毛茸茸的小腦袋,寧夏拼命地忍住了想抱他的沖動,也不敢去牽他,怕他拒絕,怕他排斥。

寧夏走在月餅的前面,開了房門,傅司寒就站在門外。

傅司寒看著跟在寧夏身后的月餅,眼里閃過一絲驚訝。

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的能說服月餅。

他原本是想讓她進去碰壁,讓她知道她這個做母親的有多不合格,連自己的親身兒子都排斥她,讓她自己反省。但是沒想到,月餅不僅同意跟他們走,還自己跟在寧夏身后出來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