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ac米兰vs国际米兰 > 女頻 > 言情 > 聽夢

ac米兰iphone壁纸高清:聽夢

顧言作者 著

ac米兰vs国际米兰 www.wuyyzc.com.cn 言情連載

《聽夢》主角是宗航談清夢等,由網絡作者顧言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是:談清夢與宗航兩個人是天與地的區別,一個是奮斗在音樂界最底層的音樂演員,一個世界知名的鋼琴演奏家,但是宗航確是深深的愛著談清夢,一定要將談清夢娶回家,但是談清夢視財如命,不談感情只談錢,宗航為談清夢開出了一個無法拒絕的價碼!談清夢高興的接受,但是這段摻雜這金錢的感情會幸福嗎?...

6.9萬字 更新:2019-06-02 08:40:17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聽夢》主角是宗航談清夢等,由網絡作者顧言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是:談清夢與宗航兩個人是天與地的區別,一個是奮斗在音樂界最底層的音樂演員,一個世界知名的鋼琴演奏家,但是宗航確是深深的愛著談清夢,一定要將談清夢娶回家,但是談清夢視財如命,不談感情只談錢,宗航為談清夢開出了一個無法拒絕的價碼!談清夢高興的接受,但是這段摻雜這金錢的感情會幸福嗎?

神醫富豪

《聽夢》節選免費試讀

火車抵達陵州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

和其他旅客不同,談清夢兩手空空出了站,徑直往出租車候車點走。沿途遇見無數個招攬客人的黑車司機,她目不斜視,只皺眉用手虛扶著鼻尖,以免被嗆人的煙味熏到。

“姑娘,出租車要等好久呢。”耳邊,一口濃重的方言從東頭追至西邊。

談清夢瞧了眼前方排隊大軍,下意識回頭看向那人。眼前是一張粗陋的臉,正呼哧吸著氣,一副垂涎什么的樣子。她感覺到膈應,皺眉搖了搖頭,幾乎小跑著奔去隊伍尾端。

“呸,矯情。”身后,那人悻悻啐了口。

哦不,她只是省錢。

可是談清夢完全沒想到,為了區區兩元車費,竟會倒置干等將近一個小時,最后,她終于受不了,直接把袖子一挽,撐著欄桿翻出去,縱身一躍時,卻被一處凸起絆了下,不輕不重地崴到了腳。

“嘶!”

談清夢抽了口氣,迅速檢查無礙,又一瘸一拐地折返回去。

“去肅西,走嗎?”她找到剛才司機,劈頭就問。

“一百二。”

“這么貴!”比出租車貴了將近三分之一。

司機笑得很挑釁:“小姑娘,這里就我愿意去肅西。”

談清夢起先不信,可冷著眼拐了一圈,其他人不是拒絕,就是開口要天價,到頭來,還是最開始的最講良心。

可等她再回去……

“一百五。”

她炸毛了:“師傅,拜托講點良心?”

“愛去不去嘍。”

談清夢腦門兒突突直跳,卻無可奈何:“行,那你——”

“一百七,一口價。”

“哈?”她被這黑心商人砸得眼冒金星,好半天才抖抖地喝了聲,“走!”

話音落時,為錢包默默掬了把淚。

很快,一輛老舊的大眾駛離火車站。

借著晃動的光線,談清夢打開手機。她已經有段時間沒收到新消息了,倒是下午,表弟于樂問過幾次要不要來接,被她連番回絕。

何必大張旗鼓呢?估計除了于樂,也不會有其他人樂見她回來。

談清夢在心里微微嘲著,目光卻移到于樂頭像上。不知出于什么理由,她點了進去,在三天可見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唯一一張照片。

那是沉淪在黑幕里的屋檐一角,發布時間,凌晨三點三刻。

正是外婆走的時候。

談清夢說不準自己的心情,她只記得,四點剛接到電話時,神志還游離在夢里,就聽見耳邊于樂隱忍的哭腔。

“姐,外婆走了。”

只消這一句,她苦心維持的假象便碎了。

談清夢忍不住看向窗外,外面,無盡延伸的道路兩旁,矗立著層層萬家燈火,毫無八年前荒涼的痕跡。

八年……

她忍不住嘆出聲。

原來,自己已經離開陵州整整八年

車快開到肅西鎮外時,于樂一通電話過來。

“姐,咱們以前老去的大排檔還記得吧?我在那里等你。”

談清夢一愣:“不直接去外婆家?”

“你車上肯定沒怎么吃,先弄點東西墊墊。”

“不用了,我想先回去。”

電話那邊頓時一靜,突然又連聲干笑:“哎呀,都這么晚了……先吃點去嘛!”聽上去,嗓子緊得特別明顯。

談清夢自然發現,聲音陡然一沉:“于樂,說實話。”

于樂打著哈哈:“呃……什么???”

她本就不多的耐心瞬間消失:“那我掛了。”

耳邊當即叫起來:“姐!”

“嗯?”

“好吧好吧,我說了你別急。”于樂挫敗道,“是姑姑和思玖來了。”

談清夢愣了愣:“什么?”

“我真不知道她們晚上會過來。”于樂說得很郁悶,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他的抓狂,“姐,要不你……先好好休息一晚?”

她的手一下子縮緊:“什么意思?”

于樂吞吞吐吐:“今晚好好休息”

“我拒絕。”

“???”

談清夢冷笑:“憑什么她們來了,我就不能回去?”

“……姐,你別多想。”于樂狼狽地岔開話題:“你真不餓嗎?今晚我請客,你先吃飯,吃完回——”

“不用。”談清夢冷道,“于樂你少扯,我不想和你吵架。”

“……姐?”

“還認我是你姐的話,就別攔我。”說完,談清夢收了線,沖司機道,“麻煩快點。”

“姑娘,這段路限速。”

她往座位里一斜,咬了咬牙:“拍到算我的。”

有了金錢激勵,車速果然快到飛起。

十分鐘不到,外婆家的屋檐便闖入視野,談清夢習慣地往邊上看,卻被一片空白猛得撞到了心。

如果放在以前,無論她回來有多晚,在那盞垂挑的燈下面,總會有一道身影在等她。哪怕是離開的那一年,她匆匆前來肅西告別,外婆也攜著于樂站在那里。

談清夢觸景生情,連司機多要的錢都沒計較,只推開車門,一步步地朝那方光亮走去。

外婆年輕時一把好嗓,在陵州鼎鼎有名,后來投身教育事業,也稱得上是桃李滿天下。因此,雖然眼下夜深,看到前面依舊悼唁未散,談清夢并不覺得奇怪。

然后,她加快幾步,走進院子。

迎面出現一張陌生的臉,四十多歲的女人,問得得體又客氣:“請問您是?”

談清夢看著她,估摸是外婆的哪位學生,便笑了笑:“您好,我是談清夢。”

“談清……”那女人重復了一嘴,忽然愣住,眼神有些驚疑不定。

談清夢平靜道:“怎么?”

女人張嘴:“你就是——”

她點頭:“嗯,我進去了。”說完,便越過人往里面走。

“哎,談,談小姐,你等等。”

女人總算回神,聲音緊追慢趕,卻連她的衣角都夠不著。

談清夢大步往前,所過之處,漸漸起了不小的騷亂。有剛才那女人的提示,大家心知肚明,全都在議論紛紛。

可談清夢懶得理會,徑自邁入靈堂幾步,直挺挺地站好。

靈柩就停在跟前。

她動了動唇,話在齒間來回磨蹭,但最后,還是一股腦地咽了回去。

也是,沒什么可說的。

談清夢盯著遺像,眼前不自覺地浮現出幾個格外突兀的畫面,那屬于年幼時父母偶然過來的時刻,充滿著委屈,爭吵,以及無休止的厭惡。

而外婆,總是抱著她嘆氣。

談清夢思緒飄忽,完全沒發現周圍突然幾聲喧騰,隨即,有一人直直沖過來,發梢在她眼前劃過一道凌厲的弧線。

“啪!”

一時間,清脆的掌摑聲震驚了所有來客。

談清夢被扇得一陣暈眩,眼前忽明忽暗,等轉回頭,那張隱有薄慍的臉正對著她。

“你還有臉回來?做給別人看嗎?”

耳邊的語氣輕蔑又惡劣,與八年前沒有任何分別。談清夢眨了眨眼,腦子里,過去與現在的拉扯倏然止住。

哦,還真是她的妹妹。

“談思玖,原來在你眼里,這些都是做給別人看的?”談清夢輕聲問。

話音剛落,談思玖的表情頓時一變:“你——”

“噓,外婆還在呢。”她做了個噤聲手勢,直接避開人往前去,嘴上又輕聲道,“你擋住我了。”

談思玖氣炸了。

談清夢恍若未覺,走到蒲團邊,膝蓋一彎,重重跪了下去,而身后,本該更加暴怒的談思玖,卻瞬間沒了動靜。

不過這些都不是談清夢在意的。她把手按在前面,撐著脖子盯住遺像,直到眼睛睜得太久,淚水不由自主地浮出來。

“外婆,我回來了。”

然后,她俯下身,一下,兩下,三下,額頭觸及地面一次,過去便消弭一分,直到涼颼颼的感覺完全滲進心里。

末了,談清夢喘了口氣,遲遲沒能抬起頭。

就在此刻,有高跟鞋緩步移到她身邊:“夠了,起來吧。”

那是比談思玖和緩上不知多少倍的口吻。

來自母親周珺。

面對周珺,談清夢有著比對談思玖時更復雜的感覺。這種感覺驅使她就算起身,也下意識游離了眼神,只能從余光中看到周珺及膝的黑色裙擺,以及色澤光潤的漆皮高跟。

她的腳踝開始隱隱作痛了。

“回來呆幾天?”周珺的聲音很淡。

談清夢慢吞吞挪回視線:“三天。”

“住哪里?”

“訂了酒店。”

“那就去休息。”

談清夢錯愕地盯著她。

“怎么?”周珺反問,“還有其他事?”

竟是連守靈的機會也不肯給她嗎?

談清夢吸了口氣:“我想陪陪外婆。”

周珺點頭:“我理解,不過你看——”她掃過周圍,“喏,他們也想來守夜,人太多了。”

他們?那些在血緣上更八竿子打不著的學生與同行?

“……媽媽。”她艱澀地喚了聲,那是很久都不曾有過的稱呼了,“我想留下來。”

“明天早點來也是一樣。”

談清夢緊了緊手,周珺拒絕的意思很明顯,卻偏偏挑不出任何錯。但她還是不甘心:“可我——”

“清夢。”周珺意味深長地叫她名字,“清夢,媽媽也是為你著想。”她的語氣倒越發溫和,甚至伸手撣了撣談清夢肩膀:“于樂說你一大早就往這邊趕,萬一真累出個好歹來,你外婆也不會安心的。”

周珺不惜搬出逝者的理由,談清夢拿腳趾頭想想就能猜到。

除卻本身不愿意看到她之外,周珺更不想讓“談家姐妹大爆不和”的新聞被記者們發現。好在到場賓客都是陵州有頭有臉的人物,就算心里嘀嘀咕咕,也絕不會擺到明面上惹談家不快。

因此,談清夢離開得暢通無阻。

而她根本不想走。

談清夢沒有回酒店,反而拐去了幾公里外的河邊,靜靜在雜草中站了好一會。

……腳踝更痛了。

她的目光穿過平靜的河面,朝幽暗無邊的對岸看去。那里,是以前外婆常帶她去玩的地方,穿過附近棧橋,就是一片開闊的游樂場地。

而她,就是在那邊的林子里,學會了如何唱歌。

有風漸漸吹過,帶來河水潮濕的腥氣。

“您怪我嗎?八年沒回來看您。”談清夢自言自語,但又短促地一笑,“不過如果我回來,您應該會很為難吧。”

她是外婆一手帶大不假,卻并不代表著,外婆對談思玖毫無感情。

“當時您匯給我的錢,我后來全還了您,本來還想等生活好了,再給您多寄點,結果……”談清夢默了默,倏然又笑了聲,“算了,現在說了也沒意義了,還不如給您唱首歌,好歹也該讓您知道我這八年都學了些什么。”

說完,她帶著一貫上臺的笑容,深深吸了口氣。屬于肅西的味道充滿鼻腔口腔,但不同以往的是,又仿佛裹挾了些焦苦的……煙味?

等等,有人?

談清夢悚然,醞好的氣息一下子跑偏,口水也嗆進嗓子里,帶出接連不斷的咳嗽聲。

“咳咳,咳咳……”

奇了怪了,越是想停,越是完全停不下來,咳得她眼淚一個勁地往上涌。

然后,耳邊卻有人道:“喝點水。”

淚眼朦朧間,一只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