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ac米兰vs国际米兰 > 女頻 > 總裁 > 總裁的億萬眷寵

AC米兰利物浦元老赛:總裁的億萬眷寵

檸檬不酸作者 著

ac米兰vs国际米兰 www.wuyyzc.com.cn 總裁連載

由作者檸檬不酸所著小說《總裁的億萬眷寵》主角是千伊許笛笙等。書中主要講述了:千伊不僅僅在家里不受重視,就連自己的丈夫也是折磨虐待她,明明自己也是被逼婚的,為什么自己就要百般的取悅這個男人,千伊感覺這就是自己的命,千伊就希望有一天那個男人可以溫柔的對待自己!...

192.28萬字 更新:2019-04-30 13:46:52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由作者檸檬不酸所著小說《總裁的億萬眷寵》主角是千伊許笛笙等。書中主要講述了:千伊不僅僅在家里不受重視,就連自己的丈夫也是折磨虐待她,明明自己也是被逼婚的,為什么自己就要百般的取悅這個男人,千伊感覺這就是自己的命,千伊就希望有一天那個男人可以溫柔的對待自己!

神醫富豪

《總裁的億萬眷寵》節選免費試讀

張媽下樓當即打了電話給奶奶向她匯報這個好消息,奶奶不得不慶幸昨夜沒有盲目打電話給許笛笙一頓臭罵。

許笛笙會議剛結束手機就響了起來,看了來電顯示,他眉頭微微一蹙,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遲疑了一下按下接聽鍵,卻意外聽到奶奶輕快的聲音:“小子,奶奶知道你工作忙不住老宅,你今天將千伊從老宅接去你在市里的公寓住。”

許笛笙微微一愣,奶奶心情顯得很好,但一想到要將她接去他的公寓,他頓時心里浮起一股惡寒,聲音沒有波動的輕輕“恩”了聲。

掛斷電話,許笛笙閉上雙眼揉了揉眉心,再睜開時冰冷無波。他下班徑直前往許家老宅,張媽早已打包好行李,身旁卻不見千伊,他面無表情問道:“她呢?”

張媽曖昧的瞥了許笛笙一眼,笑著回答:“少夫人在樓上。”

許笛笙凝眉,注意到張媽的眼神卻沒有多想,聽到她在樓上還不下來他原本不耐的心更加厭煩:“她怎么還不下來?”

“少夫人身體不舒服,少爺你上去看看吧。”

礙于張媽是奶奶派來的人,許笛笙不好發怒,轉身大步流星走上二樓。打開門映入眼簾一張美麗的臉,許笛笙不得不承認,她比照片還要迷人。

千伊聽見開門聲抬起頭,見是許笛笙她明顯一愣,怔怔盯著他,所以并沒有錯過那一抹一閃而過的厭惡。

看著躺在床上悠閑愜意的千伊,許笛笙冷哼:“你這也叫身體不舒服?”

千伊還沒反應過來,就聽他話鋒一轉:“還是說,不過一夜未見你已經迫不及待的再次想要了。”

他這話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千伊見他赤裸裸的盯著躺在床上的自己,眼中卻彌漫著惡寒,知道他再一次誤會自己,她下意識的想解釋:“我……”

可話剛到嘴邊,她卻是說不出來了,要怎么說,他昨夜太粗暴,導致她現在只要一動就疼?

她的欲言又止落在許笛笙眼里變成了那無法揭露的陰謀,他靠近千伊,拽住她的手腕粗暴的將她從床上拖下來,他的力道太大,牽動雙腿,她疼得不禁發出驚呼。許笛笙不耐轉過身卻看見她鎖骨上的傷口和手臂上沒有擋住的淤青,張媽那雙曖昧的眼神瞬間跳入他腦海中,其次是奶奶那明顯輕快的語氣回響耳邊。

明明他昨晚那么對她,為什么在奶奶和張媽眼里,卻被誤會得徹徹底底?她做了什么,就為了搬進他公寓,所以這樣扭曲事實?

許笛笙猛地拉近千伊的距離,眼里蹦出熊熊火花:“看來我真是低估你了!”

千伊莫名其妙的盯著突然生氣的許笛笙,試圖掙開他的手,但卻被捏得更緊,骨頭硬生生的疼,她本就蒼白的臉更加蒼白了:“疼!你先放手!”

“你還知道疼?”許笛笙拽著她的手不管不顧將她拖下床,千伊被動的雙腳落地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但雙腿間傳來的疼痛令她腳下發軟,她走沒兩步重重摔在了地上,同時手從許笛笙掌心中掙開。

冰冷的觸覺自掌心蔓延至心底,千伊雙手撐著地面,她的眼睛氤氳了一層薄薄的水霧,但愣是沒有讓淚掉下來,她撐著手扶墻緩緩從地上站起來,清冷的聲音在空蕩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晰:“我自己走。”

為了不讓自己再次摔倒在這個男人面前丟臉,她扶著二樓的墻繞著走了半圈到達樓梯口,許笛笙的目光像一道電鋸落在她身上,千伊想,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她恐怕早就被凌遲處死了,可是,為什么這個男人會這么討厭她?是不是,她生來就不討所有人喜歡?母親拋夫棄女不要她,父親從那后沒再正眼瞧過她,她似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是一個錯誤的存在,哦不對,是她的出生,本就是一個錯誤。

張媽在樓下等了許久都不見許笛笙和千伊下來,她不斷在樓下的樓梯口張望。許笛笙沒忘記樓下還有一個奶奶的眼線,他大步上前,搶在張媽看見千伊之前打橫將她抱起。張媽張望了好一會兒終于看見少爺抱著少夫人下來,頓時眉開眼笑。

千伊不知道他這是要帶她去哪,抬眼看了眼許笛笙面無表情的臉,和剛剛的怒火中燒判若兩人,她隱隱覺得奇怪,但卻什么也沒問,他討厭她。

許笛笙將千伊抱進車里,密閉的狹小空間讓她心里覺得發慌,看見張媽也鉆進車子里,她才猛地放下心來。趁許笛笙去后備箱放行李箱的空檔,千伊問張媽:“我們這是要去哪?”

張媽慈愛的笑了笑:“少夫人,我們這是要去少爺在市里的公寓,少爺因為公司的事所以經常不會回來老宅,都是住在市里。”

千伊點了點頭,思前想后她還是不明白為什么他會突然間那么生氣。

許笛笙在此時打開車門坐進來,一股淡淡的煙草味隨著他進來撲面而來,千伊詫異的發現還挺好聞。

一路開到許笛笙那套在皇園小區的公寓樓下時已經晚上十點,許笛笙先放下張媽,然后載著千伊去了停車場。停好車子的千伊率先解開安全帶,手覆上門把,剛要打開卻被一股力量往回拽。近在咫尺的距離令千伊再一次驚艷了一把許笛笙媲美潘安的臉,從來沒有和一個男人這樣近距離接觸過的她沒骨氣的心跳不止。所幸,他口中流出的毫無溫度的話語適時凍結了那胡亂的跳動:“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么不要臉的女人。”

他的手探向千伊雙腿間,面色無波,眼神冰冷至極:“疼嗎?”

千伊的臉因難堪而羞紅,她拼命推開許笛笙的手,但并無法阻止他的手探向她的秘密領域。許笛笙整個人壓下來,他欺在她耳邊,薄唇幾乎要碰到她的耳郭:“是你先開始的,那么說結束的權利就得落在我手里,你記住,昨晚只是開始。”

他倒要看看,她還做得出什么事來。

聽到最后一句話時,千伊的臉色頓時白成一片,她望著許笛笙,眼底是動情的悲傷和茫然:“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究竟做了什么事,讓你這么討厭我?”

明明是她被逼婚,結果還要取悅眼前這個男人。

可這個男人,憑什么討厭她?又為什么討厭她?

管家說她和他的婚姻是偶然,也是必然。

難道,他也是被逼婚的?

千伊一怔,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一些什么來,管家那時最后一句從門外傳來的話卻驀然蕩入耳邊:“少夫人,如果你和少爺的婚姻出了什么差錯,很多事,我都無法替你保證了。”

許笛笙沒有看見千伊眼底的悲傷,或者說,他掃過她的眼睛,但絲毫的不在意令他本能的忽略掉某些東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你還知道我討厭你。”

那最后一句話是李管家擅自加上去的,他明白千伊的冰雪聰明。

沒有再和千伊浪費口舌,許笛笙打開車門走下去,千伊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腦袋靠在車門上,好一會兒才整理好情緒,她走下車,一步一步走向電梯,許笛笙沒有等她,她并不知道許笛笙住在幾樓,所以目不轉睛的望著樓梯最終停留的層數,她照著22樓上去,果然看見許笛笙。

他站在2201門前,卻并沒有進去??醇?,他猛地向她走來,在千伊目瞪口呆中將她抱起然后走到門前,用腳踢了踢門。

開門的是張媽,許笛笙事先打過電話給照顧他的保姆,讓她將張媽帶上來。

看見許笛笙再次變得沒有情緒的臉,千伊隱約明白了些什么。許笛笙將千伊抱進主臥,粗暴將她扔在床上。千伊忍著疼愣是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許笛笙欺上來,魅惑的眼睛閃著危險的光芒:“你現在還有時間選擇是和我一起洗澡還是自己洗。”

說完許笛笙拍了拍千伊的臉才走出房間,他叫來先前雇來的保姆,給了她些錢后讓她明天開始不用再來了。

千伊目不轉睛的盯著許笛笙離開后立馬從床上下來,她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等下許笛笙回來定是不會放過她的。一起洗澡?光是想想她就臉紅得頭頂冒煙,同時苦不堪言,現在究竟該怎么辦,她不能落入他手里,不然今晚她就完了。

四處張望了主臥一遍,這里大是大,可卻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只能先離開這里再說。千伊大步流星走到門前,手剛觸上門把,它就從外面轉動起來。千伊腦袋“轟”的陷入空白,但身體的反應更快,她完全沒有思考,就以媲美奧運選手的速度沖進浴室。

“砰”的一聲巨響,順帶將門鎖上。

許笛笙愣了一秒鐘,隨即冷哼一聲,帶上房門,他走到浴室門前,語氣不善道:“你只有十分鐘。”

靠在浴室門上的千伊氣喘吁吁,許笛笙的聲音透過門傳進來,她的雙腿頓時一軟,整個人不受控制的滑坐在地上。

就是給她整個晚上,只要在這里一秒鐘她就不敢出去的他,竟然讓她十分鐘后出去。

千伊六神無主的坐在地上,眼看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可她依舊無計可施,茫然的望了一圈浴室,她不知道該怎么辦。

門外男人好聽的聲音已經再次傳來。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十分鐘竟然過得這么快。

“你的時間到了,把門打開。”他的聲音顯得很是不耐,千伊驚恐的望著浴室門,一動不動。

許笛笙等了一會兒見千伊沒有開門臉色更黑了,他不由分說一腳踹在門上。千伊的心猛地一跳,頓時漏了一拍,她急急退到離門最遠的浴室墻角,企圖離那個危險的男人更遠一點。

“把門打開。”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