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ac米兰vs国际米兰 > 女頻 > 言情 > 戀愛診斷書

卡卡时代ac米兰阵型图:戀愛診斷書

昀澤野作者 著

ac米兰vs国际米兰 www.wuyyzc.com.cn 言情連載

《鮮妻撩人:墨少,矜持點》這是一部現代言情小說,由作者著,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書中主要講述的是主角墨北琰宋卿語曲折的故事:女主是一名小明星,天天為了事業而奔波,可是年少時父母雙亡,只有一個妹妹,還好有蘇嘉衡照顧,這才有了她現在的成就,去大學上課,一次偶然的機會,就這么的遇見的趙大夫,開始她的求愛之路。...

19.9萬字 更新:2019-04-18 15:54:12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鮮妻撩人:墨少,矜持點》這是一部現代言情小說,由作者著,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書中主要講述的是主角墨北琰宋卿語曲折的故事:女主是一名小明星,天天為了事業而奔波,可是年少時父母雙亡,只有一個妹妹,還好有蘇嘉衡照顧,這才有了她現在的成就,去大學上課,一次偶然的機會,就這么的遇見的趙大夫,開始她的求愛之路。

神醫富豪

《戀愛診斷書》節選免費試讀

段青一臉黑線地看著眼前對心肺復蘇模型(急救假人)一通亂摸根本不知道哪里是正確按壓位置的顏玖,長嘆了一口氣,他無奈地搖了搖頭,扶額道:

“燈泡啊,不是我說你,你之前上課是不是睡覺來著,就算上課沒聽,也不至于一點急救知識都沒學過吧?”

顏玖略感窘迫地撓了撓頭,雙手離開假人的身體,背著放在身后,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軟軟道:

“嗯,那個……是睡著了,而且……確實沒了解過……”

段青簡直要暈,他早就該想到!一個口吞燈泡的人,能有啥豐富的醫學常識!

想到這里,他不禁回望了眼在里面那張辦公桌前筆速飛快填好多張單子的師父,試圖用可愛和渴望的狗狗眼請求師父來救他于水火,趕緊離開這個目測很長的教學現場。

“師父~”

段青一步步挪到了趙霽誠桌前,未到當班時候,反正師父也不是很忙,手上這些單子、病歷什么的,師父可以過目不忘立刻復述出來,但他可不行,他還有要查房的任務,更別提病例什么的還沒寫完……

段青諂媚地慢慢蹲下身子來,就在桌子之上的高度露了他那顆大頭,眼神依舊充斥著*的求救,要是給他個尾巴,估計早就搖得像直升機似的了。

“走開。”

趙霽誠頭都沒抬,冷漠出聲道。

“哎呦~哎呦~師父,真的,你幫幫我嘛……”

段青知道要想讓師父幫這方面的忙不多撒會兒嬌,啊不對,多軟磨硬泡他一會兒他是不會答應的。

趙霽誠終于抬眼瞧了他,接著目光飛速略過后面一臉不好意思搓著手的顏玖,依然一臉事不關己道:

“自己找的事自己擔著。”

站在那兒的顏玖記憶一下子就回到了早些時候,通過理論考試的五位編劇并排站在醫院急診的大辦公室里,面對會議桌旁正在吃盒飯的幾位今日當班的急診科醫生和護士,在急診科王主任的介紹下,一一跟各位打招呼。

畢竟是衛生部授權、B大和四院的醫療劇大項目,重視和配合都做的是很到位的。

還沒待自己開始介紹,就聽一聲笑聲,而后段青大咧咧地指了下她,然后打了個招呼,說道:

“誒!這位我認識,這是燈……”

意識到趙霽誠那邊飄來的眼神后,段青下意識一縮,開口道:

“這位是顏玖吧?”

顏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點頭打了招呼,旁邊幾位當然不知道其中歷史,只當以為她又沾了她那有名到無人不識的姐姐的光,心里暗暗翻了好幾個白眼。

急診的王主任看起來是一位非常和善的中年男子,他笑瞇瞇地說道:“這幾位就是接下來兩天要在我們醫院急診科觀察學習的知名編劇們,院方要求大家要積極配合她們,也希望在座的同事們,不忙的時候可以多幫助幫助。但因為我們急診事情也多,所以各位編劇問什么問題的時候,最好不要都緊著一位問。”

“您的意思是,一……”一對一的話還未說完,這位編劇就從王主任的表情中看出了肯定的意思,她低眉一笑,而后憑借自己是這幾位中的最年長,開口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

接著,走近了趙霽誠所坐的位置幾步,笑著瞄了眼他的胸牌,說道:“那回頭有問題,就麻煩……”

話音未落,只見趙霽誠就站了起來,旁邊幾位編劇一看長這么高冷這么爽快就答應了?早知道就下手為強了!果然還是這位姐姐反應快。

“抱歉。”

他微微欠了下身,短促而又清晰的直接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當然,熟悉他個性的人,自然習以為常,但幾位編劇可是新來的,見此情景,王主任干笑了一聲,開口圓場道:

“誒呦,劉編劇不要誤會啊,我們趙醫生確實是很忙的,雖然人在急診,但平時還參與一些手術工作,所以……”

劉編劇顯然臉上有些掛不住,本以為自己耍個小聰明能搶占下帥哥的先機,結果哪里想到帥哥這么不給她面子,轉了轉眼珠,心生一計,立刻笑道:

“哪有哪有!其實是趙大夫誤會了,我可不是說我,來之前我就做過功課了,趙大夫年紀輕輕就大名鼎鼎,是這么厲害的人物了……當然是要留給我們前途不可限量、但太年輕需要更多幫助的小顏編劇啦。”

說著說著,一邊站在趙霽誠面前做了個手勢,將屋內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向突然被叫名字一臉懵還沒反應過來的顏玖身上。

“嗯???”

顏玖是寧愿相信公雞下蛋也不愿相信她是好心好意幫助她,這時卻看劉編劇朝王主任伸出手,說道:

“我一開始想選的可是您呢,您可別再拒絕我一次讓我面上掛不住嘍。”

王主任當然不會,顏玖環視整個屋子,那幾位動作倒是快得很,已經紛紛站到了自己有問題想要拜托的醫生身后,就剩她一個還沒有,今天也不是所有急診的人都在這兒,選擇實在是有限。

騎虎難下,拜托趙霽誠,可能會得到一樣的拒絕,更別提她還曾經“非禮”過人家。

而且他不點頭,段青也在選擇之外,她會成為唯一一個不好找人求助的人。

顏玖一時有點木,她又開始做自己一緊張就會習慣性的搓衣角的動作,“嗯……嗯……那個。”

開不開口,開不開口?

她知道她們在等著看她的笑話,回頭這情況要是傳到視然那邊,也會讓人懷疑她接下來能否勝任在醫院正常相處的能力,他們才不會管自己面對的是什么個性的人。

“我來我來!選我選我!”

這聲音,段青?!

顏玖聞言驚喜地抬起了頭,卻下意識地瞧了眼趙霽誠,后者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不知道段青突然此舉的人不止外人,還有急診室的其他人,誰都知道,趙霽誠不做的事,段青是絕對不會做的,這一次……

究竟為何?

還沒細想,顏玖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拉回到了現在,段青一聽趙霽誠的自己事自己做的言論,瞬間不服,跳起來抻直了身子,不滿道:“誒呦師父!這我可就不承認了!當時難道不是我看你你沒給我啥白眼、眼刀之類的,我才……”

“請急診室段青大夫,急診室段青大夫迅速到1號病房。”

段青話還沒完,聽到廣播聲只好撒腿就往外跑去,走之前一副“耶!”就差點喊出來的樣子,讓顏玖都忍不住想替趙霽誠白他這個傻徒弟一眼。

等等,當時,是他默許段青的嗎?

莫非他看出了她的兩難之地,還愿意讓徒弟伸出援手的?

此刻的辦公室內只剩下他們兩人,趙霽誠的鋼筆尖在紙上沙沙作響的聲音和自己的呼吸聲倒是格外清晰。

顏玖是個很識趣的人,別人不愿意做的事她從不強求,學習這個的那天確實是在課上睡著了,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鑾葉雜謁哉增細魴鄖潮〉牧私餿鮮獨此?,他已經幫了她很多了。

那句自己的事自己解決,大概也是在對她說的吧。

網上有很多教學視頻,她有段青好不容易借來的模型,照貓畫虎嘛……總歸學得會的。

開始低頭瘋狂用手機搜索各種視頻,認真地學習起來,與此同時,安靜地像不存在的趙霽誠向外走去。

心臟按壓是個非常費體力的動作,顏玖學會了流程和正確位置,重復了好幾輪考核要求的定時幾分鐘的持續按壓,一個敲擊鍵盤的胳膊,哪里習慣這個,完全酸掉了……

體力消耗的讓顏玖平復下來以后莫名有些疲倦,想著自己休息一會兒,等段青回來,讓他看看自己操作對不對,等著等著,不知過了多久,沒一個人回來,于是趴在桌邊睡著了。

誰知自己這么一趴就是一下午,完全沒有人打擾過她的美夢,在懊惱于自己晚上可能睡不著的同時,顏玖迷迷蒙蒙地環視了一圈,發現自己的模型不見了!

假人呢?。?!去哪里了??!

一瞬間的刺激讓自己瞬間就清醒了過來,從椅子上站起來,迅速滿辦公室找著,咋可能說不見就不見了,假人莫非自己活過來走出去了?那可真是恐怖片了,但是怎么可能的。

心里冒出個答案,覺得自己應該是又被整了,打電話問那群針對她這個“最大威脅”而拉幫結派同仇敵愾之首的劉編劇,還是禮貌地說道:

“……對,對,是那個模型,請問你看到了嗎?”

完成學習觀察,正在醫院食堂和其他幾位編劇一起吃飯討論試讀劇本怎么寫的劉編劇被打斷了當然很不高興,她皺了皺眉,卻一下覺得好笑,將電話開成揚聲器模式,擠了擠眼睛,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個,我們下午找器材管理的老師借,說是被你借走了。本來想跟你商量大家輪流用,結果看你睡著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就一起幫你還了,啊對,對,你不用感謝我們哦!好了,我們這邊還有點事,先不跟你說了!”

果斷的把電話一掛,一桌“哈哈哈”地大笑起來,其中一位翻了個白眼,說道:

“早就看她不順眼了,不就有個顏珞、蘇嘉衡當后盾嗎?不然這么年輕怎么可能寫一部劇就紅了?!以前聽都沒聽說過這個人。”

“就是就是,天知道是不是蘇嘉衡花錢找槍手代筆的呢!”

“誒呦,你不知道,我可聽說啊,她們姐妹跟這位蘇總,都關系匪淺呢……”

戲謔的眼神加上欲言又止、令人可以浮想聯翩的語氣,一桌幾位根本看不出來是來這里競爭的工作者,反而市井小人似的在八卦造謠別人的家長里短。

即使她們嘴里這么詆毀著她,還是非常擔心這位有背景、實力又不差的新人編劇會將她們看中的金飯碗搶了去。

仿佛她們嘲笑的越多,這種不安感會越減少似的。

但這一群沉浸在嫉妒和八卦的女人沒有注意到的是,她們身后那柱子后面坐著的就是好不容易忙完來吃飯的趙霽誠和段青。

段青雖然與顏玖還沒多深的交情,所見也只不過是上次和今天,但他沒想到女人詆毀女人用的話居然也能這么難聽,再怎么樣自己可是一熱血男兒,聽她們先欺負顏玖擅自把她練習的用具拿走,又在這里背著她議論這么難聽的話,自然是一腔怒火,“啪”地把筷子一放,就準備去罵她們一頓。

“坐下。”

誰知這時,趙霽誠語無波瀾地出聲制止了他。

“可是!師父!你都聽到了!”

段青有些不理解了,師父雖然一直對事冷淡,但以前這種需要正義感的時刻,他從來沒有表現得少一分男子氣概過,怎么現在突然阻止他了?

趙霽誠倒不著急解釋段青對他的誤會,細嚼慢咽地把送進口中的菜吃完,落筷、用紙巾擦干凈唇邊,看著一腔要罵人的熱火還沒熄滅的徒弟,說道:

“現在出頭,只會讓她被議論的更難聽,接下來的處境更艱難。想完全擺脫非議,就要靠她自己的努力,只有贏者才能一勞永逸地讓輸家安靜。在這件事上,如果你真想幫她,就好好指導她。做你能做的,而不是不顧后果的做你想做的。”

段青從剛才斗志昂揚、不找那群嘰嘰喳喳的女人理論八百回合決不罷休的狀態中慢慢冷靜了下來,除了明白其中利害關系,知道自己此時的口舌之快確實沒法給顏玖帶來什么實質性的好處以外,他更加堅信了一點,那就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